• 观点

探索中美贸易共赢之路

美方的谈判技巧倾向于暂缓301关税执行,但并非永久取消。在美国仍限制高科技产品出口的背景下,如何显著减少美中贸易逆差的途径和规模仍不明朗。

中美两国5月19日发表联合声明,同意将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。最新谈判进展表明中美贸易摩擦初现缓和趋势,美方有望减少其关注的贸易逆差,而中方则规避了关税战,赢得了继续谈判的时间和空间,缩小双方在产业政策等方面的争议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摩擦暂时熄火,但正如笔者此前预判,中美贸易中长期仍有一定风险。美方的谈判技巧倾向于暂缓301关税执行,但并非永久取消。在美国仍限制高科技产品出口的背景下,如何显著减少美中贸易逆差的途径和规模仍不明朗。

分析了以下三个问题,笔者仍认为具备协商取得双赢局面的可能性。

首先,中国增加进口的空间几何?有可行性的途径是,中国在每年新增进口中,为满足老百姓消费升级,和环保攻坚战的需求,逐步增加来自美国的清洁、高质产品的份额。中国目前进口年增量约2500亿美元,而美国产品在增量中占比不足十分之一。美国的优势产业集中在农业、能源和运输设备、化工品制造业。笔者估算,在这些领域有新增数百亿美元的需求空间。

短期来看,增加高质量农副产品进口,符合中国居民消费升级需求。中国农业进口2017年增加100亿美元,集中在大豆、谷物和牛肉。随着收入增长和饮食升级,国内消费者更钟情富含蛋白质的进口肉制品。此外,麦片、水果和奶制品的美国对华出口也有显著增长空间。

中期来看,加大自美国能源进口,符合中国打赢环保攻坚战的方向。2017年,中国液态天然气进口增量就达到了90亿美元,其中仅10亿美元来自美国。但在美国页岩气革命和能源出口放松的双重背景下,其液态天然气贸易已转为顺差。未来对华出口潜力强劲,但具体提升幅度也取决于美国基建的改善进度。此外,美国能源局预测其原油产量将在2019年比2017年上升21%,有望开始走向出口,意味着中国自美国的原油进口也可上升,进一步多元化能源供应。

长期来看,美国高端制造业产品在中国仍有销路市场。考虑到中美贸易的互补性,中国有需求、美国具备比较优势的产品主要是:交通设备(飞机、部分汽车)、化学制品、非电气机械等。目前美国这些拳头产品在中国进口市场中的份额相对较低,如份额上升到与美国在其他国家份额相仿水平,则有望进一步改善贸易不平衡数百亿美元。

其次,增加进口需要时间几何?为避免短期冲击,削减双边贸易逆差的节奏必须相对平缓。除了避免给全球贸易带来大量扰动,还要考虑美国本身的产能调整和物流改进时间。上述数百亿美元的出口增量,意味着美国整体出口部门的产能需要提升4%-6%,而且增量将集中于少数优势行业,譬如能源和飞机制造业的资本密集度极高,而农业依赖土地投入,这些行业的产能通常需要至少两三年时间调整。

显著增加美国农产品、能源和机械进口,有助于引入竞争,让消费者和企业受益。而原本在中国这些行业市场份额领先的经济体将面临竞争压力。以牛肉为例,占据了中国去年进口量71%的巴西、澳大利亚、乌拉圭将面临市场竞争。中国主要的天然气供应国,包括澳大利亚、卡塔尔、阿联酋等,也会面临份额竞争。最后,擅长机械设备出口的部分东亚经济体也将受到一定的竞争压力,如韩国、日本等。

第三,对中国经常账户和汇率稳健影响几何?笔者认为影响温和可控。首先,中国可能主要依靠调整增量进口的来源地构成来缩减中美贸易顺差,是较为缓和的一种途径。同时,笔者预计全球经济增长周期晚而不衰,将支撑出口,从而为中国的经常账户稳定性提供缓冲。

其次,中国采取的综合资本管理措施,以及稳健的经济和金融形势,显著改善了跨境资本流动。过去12个月外资增持中国债市,以及内地企业在离岸市场发行美元债券,合计超过1000亿美元。中长期来看,经常账户低盈余甚至小幅赤字可能成为新常态,但这未必引发人民币贬值和外汇储备下降,因为笔者相信政策层将继续推进资本账户开放,通过市场化改革加强人民币资产吸引力,促进资本流入,从而支持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维持在合理水平,逐步提升人民币的储备货币地位。

*本文首刊于2018年5月28日出版的《财经》杂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