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观点

整顿网贷影响几何

2017年12月初以来,监管部门开始加强对网络小额贷款,特别是现金贷业务的整治。

笔者估计,网络小贷去年的年增量相当于当年居民消费总额的2%左右。

未来几个季度现金贷急剧减速,可能对消费,特别是以手机为代表的3C小家电的销售,产生一定影响,但对总体消费的影响较小。

首先,就业市场火爆,将推动工资增长。幸福是奋斗出来的,消费的根本动力要靠老百姓有活干、有钱挣,因此就业市场对于判断消费走势极为重要。

近期,反映就业的指标例如“求人倍率”已达到2003年以来的最高点,显示就业市场火爆。

这其中,服务业和新经济对创造就业居功至伟:过去四年,上游的传统旧工业受去产能的影响,总共削减了近400万个岗位,但是全国就业增长仍然强劲,缘于服务业每年创造1000多万个岗位。

一些传统工业企业(譬如工程装备公司)数年内大幅裁员几万人,但是新兴的服务业(譬如网购、外卖等)一年增加十几万个岗位,完全抵消了前者影响,推动实际工资增长在2018年有望保持在8%左右。

其次,三四线城市消费升级继续。在出境旅游、娱乐、电影等消费中,三四线城市的贡献越来越高。

从人口的角度来讲,当前三四线城市已经占到了每年新增城镇人口的80%,远高于几年前的占比一半左右。

这跟户籍制度改革在三四线小城市进度比较快有关,也跟当地涌现出来新的就业机会提振工资增长有关。

特别是最近几年,随着基建互联互通的发展、高铁网络的初步建成,很多企业有更多的空间把产业扩展到周边的卫星城、三四线小城市,拉动当地就业和工资增长,吸引人口聚集。

很多三线城市人口已超过200万。作为对比英国第二大城市伯明翰仅有110万人口。小城市越来越大的人口基数和密度,能够支撑起服务业新经济。

另一方面,新经济崛起、物流改善,打破了小城市的消费壁垒。

过去在三四线城市缺乏销售渠道,阻碍了一些商品和服务的流通。

如今网购占全社会零售总额即将突破五分之一,跨城包裹的费用下降到9块钱,几乎跟同城快递一样便宜。

生活在小城市的居民所能享受到的商品和服务的选择,跟北京上海的差距越来越小。

第三,三四线城市的生活成本较低,房价的可承受能力更高,年轻人购房压力较小。

笔者在2017年三季度针对3000多个居民户的调研显示,三线城市居民的每月支出中,按揭供房只排第四位,远低于大城市居民,因此他们有更多闲暇收入用于娱乐、旅游、家庭服务等消费。

笔者估计,到2030年,中国的私人消费会从4.9万亿美元上升到11.8万亿美元,而三四线小城市会在其中贡献三分之二的增量。

整体居民消费信贷依然保持良性增长:网络平台的现金贷仅仅占我国总居民信贷的4%,因此清理现金贷对于整体消费信贷的影响轻微,考虑到中国房地产销售不会大幅下跌,汽车金融还在发展阶段,预计居民户贷款依然能保持良性的增长。

考虑到以上因素,笔者预计,居民消费(剔除价格因素)增速大约会从2017年的8.2%微幅放缓到2018年的8%,其中最主要受影响的部门将是网购3C小家电(譬如手机)的销售。总体消费趋势仍属稳健。

更重要的是,长期而言,对于现金贷等网络平台信贷的整顿监管,有助于防止居民杠杆飙升过快。

从2017年开始,中国整体杠杆率的增速得到缓解,但是加杠杆的主体从企业转向居民的变化值得关注。

受购房按揭和消费贷的推动,我国居民负债占GDP的比例从2015年的29%,一路上升至2017年的44%,尽管其绝对水平依然低于发达国家,但增速应引起警觉。

当前对于现金贷的整顿,对于房地产按揭和首付政策的收紧,均有助于放慢居民加杠杆的步伐。

笔者预计2018年-2019年居民负债占GDP的比例每年约上升2个百分点,远低于过去两年的年均8%的步伐。

这有助于防止居民杠杆飙升过快,确保中国迈向消费驱动型经济的转型之路更加可持续。